【女友小榕】(01)【作者:yi2115242】   人妻小说 
字数:39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女友小榕(一)

  「我的大还是你前男友的大?」

  「前男友的大。」

  「那你更喜欢谁的?」

  「当然是前男友的。」

  ……

  我的女友小榕,和我一样就读于H大学金融系。同大多数高三情侣一样,高考之后,小榕与前男友黯然分手。大一的她正好处于感情空窗期,经过我数个月的猛烈攻势,终于顺利让她变成了我的女友。

  小榕虽然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五五,但是因为长了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一双水灵的大眼睛,走在校内,回头率还挺高的。当然,主要还是因为小榕有一对与体型不相符的大奶子。任谁看到她,脑袋里都会浮现出一个名词:巨乳萝莉。
  身为小榕的现任男友,我自然能够实实在在的体会到这对巨乳的分量,因为她们现在就被我牢牢的掌握在手中,胀鼓鼓的奶子,可以清晰看到数根青色的血管,丰满肥腻的乳肉几欲从我指缝中溜走。

  这是一对完美的炮台,只要是正常的男人,就会对这对宝贝爱不释手。你可以用嘴巴去嘬弄那两粒鲜红的美味乳豆,也可以体验把脸颊埋藏在两只肉馒头里的快感,还可以眼看着你那根黝黑的命根子淹没在雪白的沟壑中。

  这对巨乳可以掩埋男人的所有雄心壮志。

  当然,这对于做爱来说,这是远远不够的。做爱是两个人的事,不能自己一个人爽,也得让女人感到快乐。

  所以我在满足了自己的恋乳癖之后,我开始为小榕毫无保留的服务,那是每个男人最好奇的地方,没有之一。

  小榕的耻丘上,只稀稀落落长了一些浅黑的绒毛,整个阴部像一只蓬松的馒头,馒头中间被划开一条缝。剥开这条缝,可以看到一颗粉嫩的肉粒,以及两片滑腻的肉瓣。

  再往里探,是一个一张一合的肉穴,仔细看可以看到里面全是粉红色的嫩肉,肉壁上是层层叠叠的褶子,褶子上堆积着透明的黏液,然后一点点被肉穴吐出来。
  你能想象将你那肿胀得发痛的鸡巴捅进去时,这温暖潮湿的层层堆叠的嫩肉,会让你多爽快!

  不过在此之前,我会用嘴巴细细品尝这不可多得的美味,就像吸蛤蜊一样,我会用力将里面新鲜的汁水吸入口中,甚至会把舌头插进去,用舌尖去刮弄肉穴深处的嫩肉,以祈求小榕肉穴里能喷出更多的汁液。

  我喜欢小榕被我舔到喷水的模样,她会用那双雪白的大腿根死死的夹住我的头,肉穴狠狠地在我的嘴巴,鼻子,脸颊上摩擦,恨不得把我整个人都塞进她的身体内。

  我渴望在她的胯下窒息,强烈的渴望。

  除此之外,小榕的后庭也是我的最爱,掰开那紧翘的臀部,细嗅那未经开采的菊花芬芳,在小榕含羞带躁的模样中,用舌头细细品味那朵雏菊,把舌尖轻轻插入菊眼中舔弄,你甚至可以感觉到菊眼一瞬间收缩,夹住了你的舌头。

  「我的大还是你前男友的大?」我扶着小榕的两只巨乳,鸡巴快速的在小榕的肉穴里进出,每一次都没根而入,卵袋也啪啪啪地击打在小榕的阴户上。
  「前男友的大。」小榕双腿夹住我的腰,媚眼如丝的看着我。

  「那你更喜欢谁的?」

  「当然是前男友的。」

  这句话虽然这是我教小榕这么说的,也不止一次听到她这么说,但是每次都听得我牙根发酸。

  「你这个婊子!」我恶狠狠的骂道。

  「知道我是婊子还不用力操我!」小榕半眯着眼,脸上写着得意。

  「我操,你是不是嫌弃我不行?」我腰上持续发力,每一次抽插,都用了十分力道。

  「不是这么说你才爽嘛!」小榕咬着牙说道。

  「今天这么配合了?那你说点更刺激的!」我心脏砰砰跳着。调教了小榕那么久,终于又有点进展了。

  「是啊,你想听点刺激的吗?」小榕脸蛋通红,小穴竟然收缩了不少,小腹处竟然咕叽咕叽的响了几声。显然是想到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东西。

  「嗯,想听。」我调教小榕那么久,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是的,我就是有绿帽的倾向,我想把小榕调教成一个骚货。

  「把耳朵贴过来。」

  「要是不刺激,看我怎么收拾你。」我把耳朵送到了小榕脸旁。

  小榕一口咬住了我的耳朵,「老公,你要听真的还是听假的?」

  「当然是真的。」

  「那我先问你个问题,你也必须说真话。」

  「没问题,问吧。」

  「你是不是想把我送别人玩?」小榕直视着我的目光。

  「这……」好吧,这个问题很危险啊。虽然我很想说真话,但是实话实说会不会死的很惨?

  「说真话就好了,我不会怪你的。」小榕作出一副善解人意的表情。

  「是的。」虽然知道小榕不是傻子,调教她的那些情节肯定暴露了我的性癖好,但是这么直接说出来,仍让我羞愧不已。

  「变态老公。」小榕在我腰上重重掐了一下。

  「说点刺激的给变态老公听听。」

  「怕你受不了。」

  「说吧,反正现在正在操你的男人是我。」越是这样我越想听。

  「好嘛,这可是你自找的,别怪我没提醒你。」

  「说。」我好奇心早就按捺不住了,同时也希望小榕真的爆点什么出来。
  只听小榕咬着我的耳朵,一字一顿说道:「老公,你就是个没用的窝囊废。我说真的。」

  听到小榕这句话时,我的心跳漏了好几拍,我承认我被这句话伤害到了,我几乎能感觉到我的脸像被502胶水糊住了一样,我拼命挤出了一个故作大方的僵硬笑脸,问道:「真的?」

  「真的。」小榕用无比认真的点点头。

  「为什么?」我感觉到心脏好像被撕开了一样。小榕的表情不像是在演戏,我能感受到,这句话一定在她心里出现过,只是借此机会说出来了而已。

  「因为你跟我前男友没得比,他鸡巴比你长,比你粗,每一次都能插到我的最里面,插到你永远到不了的地方。」小榕毫不客气的说道,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子,插进了我的心窝。

  我感觉我有点喘不过气来,这种感觉很痛苦,男人的尊严被狠狠地践踏,还有什么事能比一个正在被你骑在胯下的女人却用另一个男人的阳具来羞辱你更耻辱吗?我真的很想给小榕一记耳光。但是我没那样做。

  我确定我是爱她的,所以我只能笑着说,虽然我知道这笑容肯定比哭还难看。「说说跟他做是什么感觉。」

  「他几分钟就能把我搞到高潮,你不行。」

  「你现在流了这么多水,也没感觉吗?」

  「不一样啊,这么说吧,跟他做爱是100分的话,跟你做爱大概就60分。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他得到了你永远得不到的东西,我的第一次。」

  「第一次……」我心跳加快,喘着粗气道,脑子里浮想着小榕被前男友破处的画面。

  「老公,你比平时硬得多哦,听我说的那些话,真的有那么爽吗?」小榕抱紧了我。

  「哈……哈……」我爽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了,只能搂着小榕的小蛮腰,死命的干她。

  「嘻嘻,那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是我主动约他去的宾馆,开房费也是我付的,那时候我也不懂安全措施,都让他射到射进去了。」

  「我操你妈,贱货,婊子!」我终于爆发了,抬起小榕的屁股,将硬得快要爆炸的鸡巴狠狠来回插进小榕的肉穴里。

  「噢……老公……好舒服!」小榕皱着眉头道。

  「小贱货,操死你,操死你,让你气我!。」我近乎癫狂。

  「老公,小贱货好爽,用力操,操烂我这个臭婊子!」

  「送初夜还要给开房费,你连婊子都不如!你就是只下贱的臭屄!」我用上了我能想到最恶毒的词汇来羞辱小榕。

  「呜呜……操我的臭屄,老公用力,操烂它,小榕都听你的!」

  小榕那股骚浪劲让我更加爽翻天,很快我就感觉到了一股射意,从小腹直冲脑门。

  「臭屄,给老子用嘴接着!」我赶紧抽出鸡巴,拔掉避孕套,对着小榕的嘴疯狂撸着鸡巴。

  小榕乖乖的张开嘴,一双大眼睛故作萌态望着我。

  我没有客气,将精液全部射进小榕的嘴里。这一次射精,可以说是我跟小榕做爱有史以来最爽的一次。

  小榕也是放得最开的一次,将我的子子孙孙全部吞了下去,并且伸出香舌让我检查,惹得我又想把她狠狠蹂躏一顿。

  「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不是演戏?」事后,二人躺在床上,我抱着小榕,柔声问道。

  「当然是真的,小鸡巴先生。」小榕摸着我早已软化的老二说道。

  「我真的那么小?」我有些不甘心,好歹自己也有13厘米,看亚洲人的数据,这个长度至少也属于中上了。

  「我只见过你跟我前男友的,至少跟他比,你就太逊色了。」小榕一点不给面子。

  「他多大?」我心虚的问道。

  「差不多比你长一半吧,还比你粗了一倍。」

  「这家伙驴变的?」我不敢相信这是亚洲男人的尺寸。

  「嘻嘻,老公你不用自卑,短小也有短小的好处。」

  「什么好处?」

  「戴绿帽子的几率大大增加,哈哈!」

  「滚!」我翻转过身体,背对着小榕。

  「生气啦?」小榕在我耳边呢喃。

  「没有。」

  「嗯哼,要是你实在想玩,我可以试试。」

  「试什么?」我心脏扑通扑通跳动。

  「给你头上戴点绿。」小榕说道。

  「神经病!」我佯怒,其实有点期待却又有点害怕。

  「伪君子!」小榕嘟囔了一声。

  我心头一震,我这装模作样的不就是伪君子吗?

  「你想怎么做?」我苦笑道。

  「把手机给我。」小榕向我伸出了小手。

  我把手机递给了小榕,手机的背景墙正是我和小榕的合影。小榕很快在系统相册找到那张照片,开启修图模式,接着用绿色的画笔在我头上画了一个绿帽子。
  「哈哈哈哈……」小榕大笑,把手机丢给了我。

  「你敢耍我!」我气得跳脚。

  「就是耍你,你能把我怎么样!」小榕白了我一眼。随后又瞪大了眼睛,「哇,死变态,莫非你想玩真的?」

  我老脸一红,被看穿了。

  「行啊,只要你亲口跟我说,我就答应你一次。」小榕说道。可恶的小榕,总是让我在幻想破灭后又给我希望。

  「你又想骗我,没门!」

  「你不试试看,万一我答应了呢?」小榕坏笑道。此刻的小榕,就像一只恶魔,充满了邪恶的诱惑,让我欲罢不能。

  那就赌一次吧,至少不管怎么样,我都知道小榕绝对不会轻易离开我。
  「小榕,你真的愿意吗?」

  「愿意什么?」

  「……」

  「嗯哼?」

  「给我戴绿帽子……」

  「哼,我愿意。」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